MLF利率“按兵不动”释放了什么信号

  MLF利率“按兵不动”释放了什么信号

  MLF利率“按兵不动”释放了什么信号

  来源:金融时报

  5月15日,央行宣布开展1年期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1000亿元,中标利率为2.95%,与4月持平。5月MLF利率为何保持不变?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表示,经过2月以来的降准、大规模流动性注入以及多次调降政策利率之后,货币市场利率中枢显著下移,当前市场流动性已处于较高水平。今年5月初以来,DR007等利率已经处于2016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这意味着,监管层已认为当前银行体系的流动性总量处于合理充裕水平,短期内进一步引导资金利率下行的需求较低。

  流动性充裕也是MLF操作缩量的原因。此前一日,5月14日有2000亿元MLF到期,央行当日未续作。不过,光大证券固定收益分析师张旭表示,总体来看银行体系的流动性增加了,而且利率下降了、期限延长了。“14日到期的2000亿元MLF利率为3.30%,而15日新操作的MLF中标利率为2.95%,且15日定向降准第二次落地释放出约2000亿元低成本资金,因此金融机构的资金成本也是下降的。”他表示。

  民生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解运亮表示,央行依照惯例在月中开展MLF操作,但并未下调MLF利率,体现了货币政策的定力和底气,背后原因在于我国货币政策向实体经济传导通畅。

  根据央行发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从降低贷款利率看,3月份企业贷款利率为4.82%,较2019年底下降0.3个百分点,较2018年高点下降0.78个百分点,降幅明显超过同期1年期MLF利率和LPR的降幅。政策利率下降的效果放大传导至实体经济,LPR改革有效发挥了促进贷款利率下行的作用。

  “相比海外央行,中国央行定力明显较强,底气在于货币政策传导效果较好,未来货币政策的主要看点在于结构性工具。”解运亮说。

  张旭进一步表示,如果市场对于政策利率有着持续调降的预期,是不理性的,也是央行极力避免让市场形成的。从历史经验来看,MLF中标利率不会逐月连续下降,而是给予其一定的政策观察期,待政策效果充分传导后再进行操作。例如,在2019年11月MLF中标利率下降后,下一次利率下降出现在2020年2月,此后是2020年4月MLF中标利率下行了20个基点,幅度较大,需进一步观察政策传导效果。

  王青还表示,受宏观经济总需求不振、企业订单萎缩等因素影响,实体经济的贷款需求未现大幅上升,也是制约货币边际宽松节奏的原因。

  央行发布的一季度银行家问卷调查显示,一季度贷款审批指数环比快速上升14.1个百分点至64.7%,已明显高于2009年二季度的上一个高点水平(57.2%)。这意味着当前信贷环境已明显改善。但一季度贷款需求指数环比仅上升0.7个百分点至66.0%,比2009年二季度要低17.7个百分点,其中,小型企业贷款需求指数不仅远低于历史高点,环比上个季度也下降了1个百分点。

  “如果没有实体经济资金需求配合,货币宽松易于引发金融空转套利抬头,甚至引起房地产泡沫快速膨胀。”王青预计,后续宏观政策会着重发力拉动消费和投资,带动企业贷款需求明显上升,从而充分发挥现有灵活货币政策在提振短期经济增长动能方面的潜力。这也将是未来可能出台的一揽子宏观政策的主要关注点。除此之外,内外部均衡也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中信证券研究所副所长明明表示,汇率因素可能是制约当前价格型货币政策工具继续调整的因素之一。近期美元指数重新站上100上方,受此影响,人民币汇率小幅贬值。

  3月以来,央行基本没有进行过逆回购操作,这一现象也引起了市场的疑惑。张旭表示,逆回购鲜有操作这个表象是由当前流动性投放的特点所决定的。今年以来,银行体系流动性投放主要依靠于降准、定向降准以及MLF,这类工具已经可以使银行体系流动性保持在合理充裕的状态。在这种情况下,逆回购操作的意义,一是熨平银行体系流动性的短期波动,二是在有突发事件时进行逆回购操作并引导调整中标利率。3月以来,银行间市场资金利率的波动较小,并没有投放逆回购资金熨平波动的客观必要,因此人民银行仅于3月30日进行了一次“利率引导”式的逆回购操作。在5月MLF利率保持不变的情况下,考虑到新LPR报价以MLF利率为主要参考,王青预计,5月20日1年期和5年期LPR报价保持不动的概率较大。“不过,也不能完全排除央行引导商业银行向实体经济适度让利,主要针对企业贷款的1年期LPR报价小幅下调的可能性。”他表示。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覃肄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